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蒋焕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魔幻舞台上的视觉政治学

2010-12-07 15:24: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焕青
A-A+

《好男好女》创作年代:2011年作 作品尺寸:165x130cm

  蒋焕你熟么?

  他制造了一个充满怪异的舞台,在里面上演奇幻的事情。虽然用的是写实手法,可一下子却很难看懂剧情。有些看起来像恶作剧,又像另有含义,比如《列尼的快乐生活》。

  那个举着酒杯口吐仙气的家伙长了一对大膀子。从她躲在帘子后头的眼神和样子看,那个光屁股女人应该浪得很有功力。屁股上头那张画我们见过印刷品,是美国波普艺术中较为牛B的罗森奎斯特的,这张60年代画的《马的狂欢》也很有影响,经常被搁在美术史一类的图书里。那个像天使的东西是拉皮条的吗?看他的架势像是在撮合一桩皮肉活动。不知是酒的原因还是眼神的力量或者是天使的灵异,反正那个男的已经准备把手伸进自己的裤裆了,正心潮澎湃意得志满,满幅画洋溢着红酒加荷尔蒙的味道。总之,有些淫荡,有些粗俗,有些浪得发晕,有些乱相……

《超人老矣》 创作年代:2008年作 作品尺寸:179.7x150.3cm

  蒋焕你熟么?又聪明又嘎,像是嬉皮笑脸没正型的样子。其实喜欢寓庄于谐,干起事来常常原形毕露。他画起画来基本上耷拉着眼皮,狠呆呆的,你不知他心里琢磨的是什么。

  有一次我去他的画室,他正光着膀子画《超人归来》。他说:“嘿嘿!选奥巴马,丫是超人啊丫能拯救美国?丫美国……”

  经他点拨,再细看画里,那个穿着超人标志服装的汉子几如酒囊饭袋,大概是在哪儿碰了壁或挨了臭揍的样子,也或许前列腺呐酒喝大了阳痿胆结石什么的。总之平庸得如你我之辈。虽然有红男绿女伺候着,可还是一丁点儿都提不起来。

  还有那幅《超人老矣》,里边那位叉腰的女人笑眯眯地风骚着,一副波西米亚派头,搞不清她想干嘛。后边那位老超人,上帝,腿脚都不利索啦还壮怀激烈着仰望远方,一副无力回天的惆怅;躺在椅子上的那位已经身心俱疲,而那个胸大肌发达的小伙子显然还难当大任,这个家族,还真有点儿悲剧的味道。

  看了那画,直替美国人乐。人家花近百年使出吃奶的劲杜撰个美式孙悟空,让他一下子给解构了,他们设想过超人如此境况么?不知道。看到蒋焕的画,估计他们会乐喷。好莱坞那帮编剧导演的应该从这些画里找到灵感,拍出另一种美国版《大话西游》也说不定。想想看,超人文化也算美国一大品牌,寄托着很多美国理想呢。“反超人”实际上是一种反时尚;反时尚的基础是社会政治意识。对主流文化样式的颠覆、戏仿和反讽,最终都将被装进消费框架,变成新时尚。可超人观念谁也没法解构,因为在等级社会里,精英模式已经根深蒂固,超人不过是超常的精英。对精英模式的质疑和搞笑是人们由来已久的乐趣,但表面上没正经其实很悲剧地拆穿精英的真相,才是蒋焕真正高明的地方。

  看了他的超人系列,大家没兴趣嘻嘻哈哈了。再看那超人,简直一脸悲剧。为什么只往美国想呢,难道这家伙就不是我们自己么?我们经常出窍的灵魂天马行空地飞翔,是不是也将随年华老去而毫无生气?会不会由于历经乏味而老气横秋?如果心里的超人一旦谢幕,我们将何去何从?另外,尼采呢,那个崇尚超人观念的疯子……一个民族是不是应该维持自己的英雄观念?而假如英雄实际上都是这种哭笑不得的样子的话大家又该作何指望……

  这就是蒋焕,揪住一个环节,一经扯动会拖出一串有趣的问题。当这些问题砸在我们头上,那个严肃的蒋焕就脱去假面暴露出来了,平时,你看不清他。

《温柔还有多远》 2007年作 228x75cm

  蒋焕你熟么?就是这么个家伙,内心严肃外表幽默,很多鬼点子,总是喜欢出人意料地在人们思想薄弱的地方给你一下子。 近几年他的乐趣全集中在这上头了,作品层出,展览不断。

  原先蒋焕也有一块布景,在里面安排一些女孩做着各种姿势。她们身体或露或掩,神情或雅或艳,总让你觉得她们老家不是金瓶梅村的就是红楼梦乡的。看那些画,不由得让人觉得像是明清笔记文学里的现代版插图,荡着一种说不清的味道。我一直看不出那种画有什么意思,再说画那类画的人也很有几位,有他没他无所谓。当然,每一幅画都苦心孤诣,一定有他的理由,我是说看不大明白而已。

  不过,从蒋焕身上很容易看出老派文人的痕迹。他喜欢诗词歌赋古典文学,说话不留神就跩几句诗文,随后就被他嘻嘻哈哈像用删除键一样抹掉了。但是,那种潜滋暗长的修养抹不掉,它会溶解在为人处事一举一动中。像《娈梦》、《如音》、《在水一方》、《玉断良宵》一类作品应该是他文人品格的折射。在一种文化情境之中表现或优美或寂寞的情调,也确有独到之处。不过,我总认为,当他碰到超人,才是他的文化累积顺理成章的路向。这种画特像他画的,对一个画家来说,做符合自身特性的事你就不知道他将走多远。当他重建或改建了画布里的那个舞台,戏演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引人注目了。

《远水》 2008年作  206x150cm

  应该说他采用象征主义手法也是必然。其实在他早期的作品里就有这个苗头,大约受了唯美企图的限制,有点儿缩手缩脚,天知道是哪把钥匙打开了他的镣铐,一下子就抡开了。只是他的象征不同于我们熟悉的摩罗、夏凡纳或雷东们。蒋焕有一点儿波德莱尔的歇斯底里和他那种洞察事物的睿智,所以更入世,更政治,更当下,更带有嬉皮性。

  如果你不嫌啰嗦,我还想重提《列尼的快乐生活》。我也别藏着掖着了,在我看来那是一幅真正的杰作。

  那个摸着裤裆的家伙叫列尼,是蒋焕在美国的代理商,酷爱红葡萄酒。那是他的房子,他的画,他的女人,他的天使,他的天下。在这个私有制的国度,他是这一小片天地的国王。他的奢侈,他的淫荡,他的得意既合法也合情,尤其是在画里,就更没什么不可以。何况,他只是因为长出一双翅膀而陶醉在自己的快乐里,实在没什么不妥。这是一幅关于幸福和快乐的画么?应该不尽然,这是消费社会的一种隐喻和象征。

《挽歌——哀悼超人》2009年作 作品尺寸:210x200cm

《给超人一个安乐死》2009年作 作品尺寸:200x220cm

  列尼和他的私有财产只是蒋焕的喻体和模特,借助这些,蒋焕完成了他对消费社会金钱即权力所以就该至上的逻辑的讽喻,并由此实现了对全球化进程中人类未来的象征——幸福和快乐来自哪里?占有和享乐吗?!很多年前,波德莱尔在《恶之花》里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虚伪的真相;想不到蒋焕反其道而行之,用阿谀谄媚的手法再造了有些淫荡,有些粗俗,有些浪得发晕,有些乱相,有些符合男人理想,有些令女人渴望——发人深省的伊甸园。

《Lenny's happy life》2007年作  165x75cm

  你喜欢这个天堂么?为什么?不喜欢?那又为什么?

  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蒋焕把自己身上的洞察力、思辨力、幽默、俏皮、捣蛋种种特长酝酿成了艺术特性,并且溶解在新近的作品里。不过,从他此前大量的作品里肯定能找到蛛丝马迹,当然,这和废话没什么区别。一个画家成为这样或是那样,注定由他的本原所决定,这个本原就是从全部经验里提炼的道理。道理摆在那儿,不顺着走你会感觉周身不适。就像必须从具体的写实肖像转到魔幻化、象征化,因为那是属于他的道路,他的命。

  蒋焕已经建立了一个魔幻的舞台,正逐步展开一幕幕智慧而有趣的东西。他还很善于糅合当代文化中多种流行元素,比如电影,他的画面结构基本是蒙太奇式的,在一幅画面里由多重视角构成有层次的叙事。还比如拼贴,比如动漫,比如戏剧,比如……但粘合剂是他的想象力和内在的机趣。这些要件被恰到好处地安置在他的舞台上。如果仔细回味,雅的、俗的、荤的、素的、庄的、谐的基本上都能粉墨登场。另外,他居然在这假定性的舞台上还有属于自己的视觉政治学——深刻的社会介入意识,用象征化的图像阐释自己的政治见解;用柔软和幽默对抗心灵的堕落,这小子!

  我还想说说超人。在蒋焕的画里还有一种东西,是你必须警惕的,那些超人看着一副衰相,可也别太当真,超人什么干不出来?平时病病歪歪俗啦吧唧,伪装得跟笨蛋似的,一来事儿噌一下子,又风风火火也说不定。这就是蒋焕,他不给你确定性,一种表象多种可能,看了作品如果你不着边际地突发奇想,把自己带沟里他会在一旁窃笑不已,他是这么个人。

  蒋焕你熟悉?嗨!那找他打台球去吧,最近他正迷那玩意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蒋焕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