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蒋焕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自然而然地去合乎常理——与蒋焕对话

2010-12-07 15:16:41 来源:《ART概》作者:
A-A+

  ART概:先聊聊您学画的经历吧。

  蒋:小时候是我哥比较喜欢画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俩打了一个赌,于是我就尝试着开始画。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开始画。后来上了高中,班主任对我很优待,每天下午放我半天的假,去劳动文化宫、中山公园看画展。我高中三年基本上就没再上过下午课,自己拿着本、拿着画夹子去画,就是这么画起来的。1982年高中毕业,毕业后我哥给我找了一份临时工就上班了。1984年进了中央工艺美院,中央美院的考前班,画了大概八个月的时间,后来就考上了首师大。

  ART概:那时候学的东西是纯粹那种古典的传统技法?

  蒋:那时候还是苏派画法比较流行。但是我一开始学画临摹的就是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的素描作品,对苏派接触很少。我自己有一个感觉,就是西方传统的古典绘画比较精细,苏联作品觉得有些粗糙。尤其后来到了国外,再往北欧那边走走,觉得纯正的绘画艺术还是集中在中南欧那一带。所以那时候误打误撞就学了这种细腻的风格,对于那些粗大笔触的画面一直没敢染指。

  ART概:大学毕业基本功学习就结束了,然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蒋:对,实际我是两条腿走路。上大学的时候就我和我们班宋东一直搞所谓“前卫”的作品,就我们俩搞。但古典我也不扔、写实技法这块我也特别的钻研。对前卫的现代性艺术我一直特别喜欢。

  概:写实绘画跟观念绘画,但它们还是有区别,一种侧重于表达感觉,另一种是侧重于表达思维,在创作上您又是怎么做到两者兼顾的?

  蒋:不能一说到写实就认为不当代了,从时间上说,现在画什么都应该是当代的。因为你就活在这个时代。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实都是在强调这种概念,包括我们接触的人和事情。其实我的画想表现的就是这些,这就是生活。我感觉这和我的思想实际上是不冲突的。这么多年我的生活感触、知识储备、知识结构实际上就决定了我的思想和认知程度。如果一个人能有机的把握这些,并巧妙的反映在画上,而不是刻意的去表现,我觉得就是很好的作品。

  ART概:“用两条腿走路” 是指您的绘画一直是两种风格吗,还是在一件作品中把这两种风格结合起来?

  蒋:从我1991年开始真正创作的时候,就开始了两种风格的逐渐结合。因为我们学的就是绘画的写实手法。有很多艺术家,包括成了名的,他们实际上扔掉了手头的这个技法。我觉得任何艺术如果离开了技术,都是很不负责任、很粗糙的,站不住脚的。如果说要改良,我倒觉得是一个很明智的做法。要是革命,就只能是从零做起,而且浪费很多时间。所以我就一直努力尝试把写实的造型基础拓展起来,把思想灌注进去,这完全没有问题。其实我们中国好多艺术家的优势就在这儿,但好多人抛弃了这些,学了很多当代西方粗糙的东西,却少了些我们自己的味道。

  ART概:在这么多年从您学习到创作,您是怎么从纷繁复杂一些风格中一直坚持自己的创作?

  蒋:我是85年入学,我们正好赶上85新潮,当时北京各种展览的作品都能看得到,包括国外的一些信息、书籍、画册也开始丰富起来。那时候说老实话,要确立这个风格、那个风格,实际上都没有想过,只是一种如饥似渴的接受。那种求知欲可以说比现今这代人要强烈的很多倍,因为之前我的认知几乎是空白的。那时候就疯狂的看书,包括国内外的、古典的、现代的、文学的,哲学的都看,另外在技术层面上有一些挖掘,然后适当的把对生活的感知揉进去,因为你的思想是随着你的阅历增长、知识储备自然而然的就表现出来了。不用刻意去做。

  ART概:您周围的艺术家在做非常观念的东西,像您这种扎实功底的或者是那种细致的创作方式还是比较少,在您创作中有没有受到他们的冲击?

  蒋:我好像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从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就在搞当代的东西,大家都说老蒋你这样会饿死。确实那会儿挣不到钱,当代的东西很难卖掉。98年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欧洲,在卢浮宫转转悠了三天,看完后很失落,我小时候那些梦想全被打破了。我想画的东西,我发觉人家在三百年前、两百年前再近点一百年前全画出来了,真是一块石头落地了,回来改行吧!结果正好有一个机会就下海了一直到2005年的上半年。我这个人属于那种对什么东西差不多懂的时候就失去兴趣了的人,到这个时候就逐渐感觉作生意太没劲了,觉得一辈子把自己扔到这里面特别无聊。真正说画家改行做生意,这种心理准备实际上我是不足的。其实我还是念念不忘的想画画。

  那么重操旧业,画什么呢?这可真是个难题。于是把6年前起好的一副构图翻出来画,却发现脑和手都有些僵硬了。好些天的苦思冥想之后,想到了绘画的基础――造型。之后我就慢慢的一步一步从写实画起来了。毕竟算从过商了,学着给自己定了一个大约的规划。所以那时候就开始从写实一直画到今天,2005年、2006年、07年基本上就是这种写实的,慢慢的我把我的认知和感受往画面里灌入,你要看到我的画发展过程,实际上是很清楚的。到这个岁数呢就认准了一条路,踏踏实实的走下去,而且要坚持,当然最主要的是你能否真正的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我回来再画画的时候,心态是平和的,不再急躁了,就是踏踏实实在这儿画,而且越画心里越无比的快乐。

  ART概:您在传统的写实绘画里面,描绘对象不外乎是人物和景物,在这方面您是选择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表达情感?

  蒋:我还是以人为主,这么多年我就是一直画人物,包括我做现代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人是万物中最根本的第一要素。所以,画人是最能直接表达我的感知的,如果要我对风景写生也可以,但是我觉得那个不足以表现我的感知。

  ART概:是不是人到了您这个年龄的时候,自己的阅历、知识、架构已经积淀到一定的时候了,就开始关注自己本来就有的很厚重的文化,也开始反省和寻找?

  蒋:对,大家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因为年轻的时候是最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各种信息,各种新鲜的东西都是应接不暇的,所以很难在年轻的时候左右自己去往哪方面去探索,往哪方面去关注。当你接触的东西多了、书也看的多了,知识积累的也丰富了。当你在国外时你亲身感到国外那种文化现象,你也会反思一下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的根源在哪,我真正的知识来源于何方。那么到这个年龄的时候你会沉淀下来,好好的看看我们那些国学的东西、传统的文化,实际上是很完善、结构很缜密的东西。我们经常接触美国,它的文化确实是很超前的,最现代的。它是基于西方的传统过来的,跟我们传统是不一样的,所以东方的这些线性观念和想法和西方立体式的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在今天这个时候两者能够起到互补的作用。西方的文化是一种火的文化就是阳刚一些,我们东方的文化是比较阴柔的,就像水性一样的文化。但是火性的文化如果没有一些水的掺杂,那肯定会出问题,结构上起码会很单一。同样我们的水性文化也更需要火性的介入,不然我们的创造力会越来越搁浅下去。我们今天所做的就是如何使东方这个文化更加的完善。

  ART概:从20世纪以来各种各样的绘画风格进入中国以后,好多人担心写实绘画会边缘化,不知道您怎么看?

  蒋:所谓边缘化也是人们自己说的。小时候总想穿件的确良的衣服,那样会显得你高级,可是长大些了,突然发觉穿件棉布或丝绸的衣服才是环保的高雅的时尚的。写实的东西完全可以表现现代的生活,而且技术含量在里面永远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其实西方人对我们中国的写实油画是很佩服的。我们要尽量做到技术层面上更丰富完善一些,不管是具象或是非具象,都应该关注技术含量。在艺术市场好的时候不注意技术,所以搞出了很多、很快的文化垃圾,那些东西现在回过头来看,有他的历史价值、但是从艺术层面上来看恐怕不具备更高的学术价值。在今天这个时候我觉得不能完全在一个点上徘徊不前,所以写实绘画也需要两条腿走路,逐渐的把思想和观念融在写实绘画里。这个做法现在没有看到更多的中国艺术家在做,要不就是纯写实技术、要不就是纯摆脱写实技术。

  ART概:您感觉我们目前我们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表现我们现在的生活是最好的呢?

  蒋:根据自身的知识结构和表达的需求,别刻意去追求表现形式,我觉得你搞起作品是很舒服、很轻松的事。适当适量的把你的思想灌入进去,我觉得就足够了。要知道我们是艺术家而不是哲学家。如果刻意用什么方式来表现当下,那因该是艺术家探索的过程吧。

  ART概:审美是曾经的传统绘画里面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在现在发展比较快的社会,在写实绘画里面有没有比较更新的表达方式注入到里面?

  蒋:所谓传统的审美和今天现代的这种审美是有一定的区别的,过去关注的可能更加唯美一些、更理想化些的东西,但今天好像更愿意表现支离破碎,局部的东西。过去的那种审美因为是伴随着农耕时代过来的,都是比较缓慢的,而且在新的革命没有来临之前还是保持着那种审美,一旦工业革命起来之后很多种审美就取而代之了。肯定,人自身需要一种新的视觉那就有新的视觉产生。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讲很自然,不是英雄创造时代,实际上是时代创造英雄。美当然也都是人创造出来的。康定斯基说过一句话,“美是一个有意味的形式”,说白了就是这个东西好不好玩儿。真正过去的那种审美我觉得好多东西都不存在了。我也很关注当下这些艺术、装置也好、Vedio也好,我都很喜欢,要是没有意思大家都不爱看。

  ART概:从2005年春拍开始到现在,当代艺术这块一直被市场所左右,很多人也是做一些符合潮流的东西,哪个东西好卖我就去画哪个,不知道写实性绘画情况怎样?

  蒋:确实有很多人都在这么做,但是那可不是艺术,那只能叫服务行业,最多只能说是加工业,不是真正的创造。因为写实这块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商业性,毕竟跟大潮有一定脱节,让你觉得是在画活儿。但是有很多艺术家就是从写实学起的,这个写实情结对他一生都不会改变。至于说在商业上艺术家怎么运作,这不是他能左右的。首先得必须坚持我是一个艺术家,既然你喜欢写实那么你就下去,那天想变化一下,那就随你喜欢吧。我们搞艺术不就是为了享受这份自由吗?

  ART概:写实性绘画的当代性到底能表现在哪里?

  蒋:不怕慢就怕站,就是慢慢的往前走,在写实层面上慢慢的反应生活周边的人和事,那样走起来会把写实绘画逐渐保持。因为,写实绘画可以更直接变现你要说的事情,也最容易被观众理解。现在也有一些画家在这么做,把真正的生活、或是见到有感觉的东西搬到画面上,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我到美国跟他们接触一圈之后,突然觉得我们不该把自己限定在一个中国艺术家的范围内,应该把自己当成一个世界的艺术家,那样最好。

  ART概:相对于其他绘画,写实油画在主题上是否会更多元化?

  蒋:这要看艺术家自身是否有表达的需要。一些有写实功底的、有写实才华的艺术家,他们肯定有他们的生存土壤。如果想画写实,还是要叩问自己。从根本上讲,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从什么审美经验走过来的人,是一个什么时代的人。写实这块本该多元化的,我们这代人还有一个传承问题。所以你提到写实会不会拓展,这个肯定会拓展,因为一代人跟一代人的想法不一样、认知观念也不一样,写实只是一种绘画手法,这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蒋焕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